线路
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中国 > 西藏 > 林芝 > 墨脱 > 【遊记】 西藏墨脱的诱惑—2018西藏徒步攻略
林芝旅游Nyingchi
 | 

有人称它是西藏的瑞士,也有人称为西藏的江南,它山高水长、人力难及,原始自然风貌保存完好。

想去0

去过0

【遊记】 西藏墨脱的诱惑—2018西藏徒步攻略

林芝旅游  2018-12-17   作者:安格斯

圣城拉萨

  每一个来到西藏的人也会把拉萨当作起点或终点,而我初次踏上西藏的土地总会有种死去活来的感觉,因为曾经的西藏在人们心目中是不能随便到达的地方,除了海拔过高还有就是内地交通前住西藏也不太方便,不过自从通了青藏鐡路后,人们便能轻松上坐上火车到达这个中国的后花园。每一个人也有一个西藏梦,而我也不例外,自从看了一辑关于西藏的照片后,从此便迷上了西藏,只能用中毒来形容,有一段时间经常看有关西藏的旅游书,为的是能好好了解这块神秘的土地,而实现梦想的那一刻简直兴奋到不敢想像自己已经来到西藏。

  当飞机降落在贡嘎机场的那一瞬间,我反覆和自己说着我已经到达西藏了!我已经到达西藏了!贡嘎机场距离拉萨市有一段距离,所以得从机场外转换大巴前往拉萨市,在大巴上也很难掩饰我那喜悦的心情,一路上也惊唿着看到那纯正的蓝天白云,就像大乡里首次出城一样。

  现今的拉萨已经发展得和国内的城市差不多,所以有些人来之前期盼着拉萨是另外一个的样子,但来了之后才发现跟想像中不太一样。我本是打算要乘搭的士到达我要入住的旅馆,但身旁有几位拉人力车的藏汉不停地黏着我并问我要去那,看到他们死也不肯摆休,便挑了其中一位看起来比较壮的一位带我去,短短十五分钟的车程便到达目的地,但他竟然要收我一百元,这显然是看到我是游客所以便想宰我了,不过最后我为了不必要的纷争还是给了钱,事后才知道如果乘搭的士来的话只需十元必行了,当作是买个教训吧。

  我所入住的旅馆是由一位经常去西藏的朋友所推荐的,而接待我的老闆娘是一位长居在拉萨的年轻的女生,而她只比我大二岁而已,真是佩服她年轻有为。我放下所有东西后便立刻冲去看拍摄布达拉宫了,因为布达拉宫代表着拉萨的灵魂,每一个来到西藏旅游的人也必定前往参观。

  我本以为我站在布达拉宫面前会感动到哭掉,但原来是完全没有任何的感觉的。不得不说高原的紫外线真是强得很,短短在拉萨的半天时间,已经把我晒到连鼻子也脱皮了,所以防晒这项工作不能缺少,否则你会变成黑炭一样。

  由于前往墨脱这些边境地带需要边境边防证才能前往,而申请边境边防证的方法必需要两个人以上才可以申请,而陪同我前往墨脱的另一个朋友还停留在日喀则,估计还要半天时间才能赶回拉萨,所以今天的我先在八角街转了一圈,然后再来到当地有名的光明甜茶馆,这个甜茶馆太多是本地藏人进去喝喝茶聊聊天,打发一下时间这样子,而一杯甜茶才三毛钱,我便要了一壸慢慢享受,再来个藏式面条,已足够把肚皮撑破了。

  午后便前住色拉寺参观,一般游客进寺庙需要购买门票,而藏人就免费。

  1419年,格鲁派的始祖宗喀巴命弟子绛钦却杰在拉萨北郊的乌孜山南麓创建寺院,命名为「秦清林」,藏语意为「大乘洲」。因附近多「色拉」(藏语意为酸枣林),故又通称色拉寺。建寺后不久,宗喀巴即去世。因为之前他还兴建了甘丹寺哲蚌寺,故此人们将三寺并称为「拉萨三大寺」。

  整个色拉寺最吸引人的地方便是下午有一群喇嘛聚在一个地方一起辨经,而且风雨不改的,不过我认为这纯粹是一种表演给游客看的方式,来自不同地区的游客都争相涌后地拿着不同类型相机地拍摄,这已经变质了,个人来说我更喜欢去更偏远、宁静的寺庙或者少人踏足的地方。

  电话响起来,原来我那个朋友终于赶回拉萨了,她叫延续,延续是她的网络名字,她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女生,她由西宁一直搭顺风车来到拉萨,而前几天她又去了日喀则玩了一下,本来从没想过会和一个女生一起旅行,但她非常喜欢原始的风景和探险,并渴望能去墨脱,所以便跟着我去。

  来到拉萨当然要尝一下特别和具有本土特色的食物,我们来到在拉萨颇有名气的尼泊尔餐厅,我们两个人一共点了一份披萨、两份奶酪蛋糕、一份藏式咖喱饭和一壸甜茶,结帐时候才发现九十多块,相当便宜,这是我这一次旅程中吃过最丰富的一顿。

  第三天我们仍然留在拉萨,但为了能尽早前往墨脱,我们就拜託延续的朋友帮我们代办边境边防证,费用是八十元一个,他那个朋友说明天早上便可以拿了,但身分证他要暂时帮我们保留着,明天才一併还回给我们。

  还没来西藏之前,我跟我自己说过到了拉萨一定要去玛吉亚米这家餐厅,尽管很多人批评说东西又难吃,价钱又贵,但这家餐厅的前身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幽会情人的地方,他写的诗到了今天也很多人熟悉,所以希望能感受一下当年他与情人相处的感觉。

  罗布林卡藏语意为「宝贝园林」,是达赖喇嘛居住的夏宫,由于延续对历史不太感兴趣,所以只有我一个人进去参观,但是每到一个景区也全看到嘈吵的游客,不能令人好好安静地欣赏这些文物,所以只匆匆忙忙拍了几张照而离去。

  延续看时间还早,他便带我来到西藏博物馆,此馆收藏着大量有关西藏的文物和文献,基本上我是欣赏到有点着迷,犹如进入一个宝库后再也不想离开的感觉,若非肚子饿的关系而走的话,我应该能看上一天吧。

  ▼光明甜茶馆的甜茶,一杯三毛钱。

  ▼色拉寺的僧人在弄糌巴。

  ▼色拉寺—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主寺之一。与哲蚌寺、甘丹寺合称拉萨三大寺。

  ▼僧侣在辨经中。

派镇

  差一点以为我们会赶不了最后一趟车前往林芝八一,幸好延续的朋友最后也及时赶到把边防证和身分证还给我们,我们才能够坐上最晚的一趟车去林芝。在西藏,太阳下山的时间比较晚一点,差不多九点多才会天黑,而我上了车后没多久后司机大哥告诉我们晚上通麦大桥突然断了,有不少骑行者和自驾游的人掉了下去河中因而丧命或受伤,我听后不禁伤心了一会,愿那些逝者能够安息吧。

  最后,我们凌晨一点才到达八一这个大镇,本来是打算吃点东西才睡觉,无奈睡魔不断在寻我,我只好先去睡觉待明天起来才吃吧。林芝八一去米林县派镇的班车每天只有一趟车,错过了时间的话只能等第二天,不过我和延续开始因为一件事而有点分歧了,我本是打算不想我们还没徒步墨脱之前,保存多一些体力,非必要的话还是选择坐车,但她一口拒绝我的好意,并说一定要搭车过去,我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能和她说那我们在派镇会合吧,并叮嘱她要注意安全。

  在车上我认识了几位也是徒步去墨脱的朋友,他们分别是来自北京的鹏哥和来自深圳的阿钟与阿锦,我们便相约一起住在派镇的兄弟客栈。

  原来进入派镇之前会经过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景区,并且必须购买门票才能进去,但又不想花钱购买门票进去,这时候,阿钟已经一早联络好叫当地人开车接我们回去,这样便能逃过门票,虽然要收费,但只需五十元,已经省下二百多元,阿钟真是计划周详的一个人。

  徒步墨脱的人都会入住何姐的兄弟客栈,因为何姐在户外圈可相当有名气的,而且何姐对人也很好的,住在这犹如回到家一样这么温馨。派镇是一个适合疗养的地方,坐在客栈外的长椅子便能看到南迦巴瓦,看起来是垂手可碰到一样这样近。

  而延续在我到了兄弟客栈后不久便打了电话给我说她顺利搭上车到派镇,并先去看一下南迦巴瓦后再和我会合,有时候真的很佩服她的坚持和执着。傍晚大家都在房间整理好自己的背囊以方便明早能舒适地徒步,将没用的东西弃置,否则只会增加自己的负担。

  其实我心里既兴奋也很紧张,我既担心自己的体能否应付明天的高海拔徒步,也害怕如果我体能不行的话要不要请个背夫来帮助我呢?虽然即将能到达我梦想的地方了,但前方却有很多未知的因素等候我来挑战,我已准备好来挑战你了—墨脱。

  ▼这就是第一天徒步要翻越的山—多雄拉山了。

翻越多雄拉山

  天还没亮起来,我们一帮人便出发前往松林口了,一般徒步前往墨脱的人第一天也会先坐上皮卡车去松林口然后再翻过多雄拉山前往拉格。但我们为了要节省成本便决定徒步走过去好了,出发之前阿钟看到我那沈重的背囊后便说不要勉强撑下去,如果真的不行的话就找个背夫吧,但我还是坚持相信自己能揹动。

  可是随着海拔的上升,每走一步也很吃力,好像给几块重石狠狠地压了下去,而延续她们已经走得很远了并远远扔离我和鹏哥他们。坚持了半小时后,我气喘得不行,便叫阿钟和阿锦不用等我了,你们先走吧,我去找背夫了。

  不久,有一个藏族男人骑着摩托车在我身旁驶过,我向他挥手示意他停下来,他停下来后我便和他说能否帮我找个背夫?没想到他很爽快地答应我并叫我上车。

  这个男人带我到他家中等候,进到他家中看到是典型藏式佈置,收音机播着百字明咒并不断循复着,而只见他的两个女儿在做家务,他两个女儿长得也亭亭玉立,其中一个向我递上酥油茶后,不断地叫我坐吧,但我怕身上不干净弄脏他们的家具而没有坐。

  这个男人后来和我说价钱我来定好了,如果没问题便帮你找了。我回覆他说没问题,便等待皮卡车和背夫的来临。 皮卡车戴了一大伙人,原来也是从兄弟客栈来的,最后我用微笑来告别这个男人后便上车了,去松林口的山路不太好走,车身也是摇摇晃晃的,生怕一不小心便被甩了出去,刚巧在路上也遇到鹏哥他们,司机便叫他们也上车吧,经过九曲十八弯的路后,众人在松林口下车后便开始徒步之旅。

  我的背夫大哥起初是不太爱说话的,在一次休息期间聊天才知道他的名字叫平措,比我大三岁而已,往后我便一直称唿他做平措大哥。有人说过翻越多雄拉山是三天徒步中最辛苦的一天,加上传说因有人翻越多雄拉山时候突然变天而冷死在山上,所以一直有人说要下午一点之前翻过,否则会很危险的说法。

  因为有了平措大哥的帮忙,我才得以轻松地翻过多雄拉山,一路上拍拍停停,眼前满是我所见过最美的景色之一,时值夏季,但还能看到还没融化的雪。

  有人问我为甚么那么傻要去徒步,虽然徒步是很幸苦,但却很值得,因为「眼睛要上天堂,别怕身体下地狱」这句话而令我十分享受这一次的徒步。

  我和平措大哥用了六小时候到达第一站—拉格,我们入住了拉格第一家旅游接待站,老闆和老闆娘是本地门巴族人,由于今天的徒步已消耗了不少力体力,所以我和平措大哥吃了一个泡面便去休息了,有趣的是老闆娘问我说普通话为甚么有一种硬硬的感觉,我不好意思地说了我是香港人的关系所以普通话不太好请原谅,老闆娘听后便说原来如此怪不得,我想我应该要好好学习普通话了。

  睡醒后才发现外面下起大雨,我慢慢发现今天徒步的人才刚刚到达拉格了,而我看到延续一副累得快虚脱的样子,心中不禁爽了一下,而阿锦说可能明天走不动,打算要返回派镇去,但我们也建议她再走一天吧,反正你也坚持了一整天了,再说返穿也有一定危险性,最后她说看明天再作决定吧。

  饭后延续问我借帐蓬来用,原来她和她在兄弟客栈认识朋友打算在外面搭帐蓬,她说住这太贵了,睡帐蓬能省下一些金钱。我随后把帐蓬给了她便回房间了,谁知道竟然风云色变,又下起雨来,在这么无聊的情况下只能睡觉去了,但是雨水拍打着房子的声音却令我彻夜未眠。

  ▼清晨我们出发前往松林口。

  ▼到了八月,山上的雪还没完全融化。

  ▼众人到了顶峰便稍作休息一会。

  ▼人生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雪,真的很兴奋。

  ▼稍有放慢脚步便会跟不上平措大哥的步伐。

  ▼从拉格望向多雄拉山

汗密

  我以为这一天的路程相对来说会比较轻松一点,因为平措大哥曾说过由拉格到汗密的路都是以走上下坡路为主,但偏偏没想到自己的体能竟然有点负荷不了,走了不到半小时后会有点气喘和力不从心的感觉,我推测可能是没有吃早餐的缘故吧,所以今天整段路程都是倚靠出发前所喝的红牛来提供能量。

  一边走一边也要观看着地形,因为下着雨令到路上满是水潭和变成泥巴路,一不小心的话就很容易滑倒,而且还会弄到鞋子脏脏的。

  在森林中不知道走了多久了后,我终于饿到再没力气走下去了,便停在空地上,而走在我后面的女生走上前来问我怎么了,我说我忘了带干粮上路,所以饿到没力气再走了,随后这个女生便热情地把一些巧克力给了我吃,如果没有这些巧克力来救命的话,我想我一定会饿死在森林中。

  今天要穿过蚂蝗区才能到达汗密,正常来说很有机会能遇到蚂蝗,但奇怪的是竟然遇不到这些小吸血鬼,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了。

  但快到达汗密的时候,路上竟出现了一条蛇,我一看便知道是察隅烙鐡头,这是我出来这么久后第一次看到活体的蛇,所以我非常兴奋,但我手上的相机只安装了广角镜头,对焦了好几次也对不上焦,眼看牠快要逃了,但又不能徒手去捉牠,只好捡了个树枝把牠弄过来,可是我经验始终是有限,最后牠还是逃出我的手掌中。几经辛苦我终于来到汗密,原来平措大哥一早已在曾眼镜的四海旅社等候我了,这时候的我已经累得不像人了,只想躺下来好好休息。

  晚上是我最期待的时候,因为很多人也说曾眼镜哥煮的菜很好吃,果然如传说一样,卖相吸引之外还非常好吃,几乎每天也吃得很饱。

  曾经的汗密是有兵站和军人驻守,每当有游客来到汗密,军人们必定会检查你的边境通行证,如你没有的话一定不让你通行的。不过从二零一二年开始所有军人已经全部调迁到背崩了,如今只剩下荒废了的兵站。

  而延续她们得到曾眼镜哥的允许下,便在兵站里面搭帐篷渡过这一晚。睡至凌晨感觉到有东西在我的右手臂里,我心里想着不会是蚂蝗在吸我的血吧,我移走床被后果然看到有一只蚂蝗在我的手里,我果断叫醒沈睡中的鹏哥该如何弄走这只蚂蝗,而被我弄醒的鹏哥迷迷煳煳地点燃着一只香烟,再用烟头对着蚂蝗,蚂蝗便从右手中掉了在地板中,不一会儿便死了,而我俩便继续沈睡去了。

  睡醒起来后已经太晚了,四海旅社只剰下我、曾眼镜哥和一位门巴兄弟,而延续和其他人已经早早出发去背崩的路上了,错过了和她们说再见的机会了,只好祈求她们在路上平平安安。

  接着的日子里我也是白天钻进去树林中拍照,可是一走进树林中,却发现了密密麻麻的蚂蝗全爬在我身上,一边拔走身上的蚂蝗一边寻找可以拍摄的东西,而晚上则和曾眼镜哥他们喝着白酒聊聊天,大谈他的过往的威风史......

  还记得有一个下午,我躲在房间中午睡,而在第一天看到那个门巴小朋友竟然来找我,这个小朋友捧着一个瓶子并递给我,我拿在手中才看到瓶子中装着一只小甲虫,原来这个小朋友以为我也喜欢小甲虫,而把牠作为礼物来送给我,真是一个可爱的小朋友,这对我来说是非常难忘的一个回忆,不知道以后再回到汗密还会不会看到他呢?

  ▼山上烟雾迷漫,全都是一大片原始森林,我差一点也在这迷路。

  ▼荒废了的汗密兵站。

  ▼这位就是送我小甲虫的可爱门巴小朋友。

  ▼曾眼镜哥煮得一手好菜,每一个人也吃得津津有味。

  ▼森林中的吸血鬼—旱蚂蝗。

墨脱县

  在汗密待了数天后便决定要下去背崩了,原因是我大腿的伤口过敏了,大腿给旱蚂蝗咬过的地方全红肿了起来,有可能是旱蚂蝗吸血后所分泌的东西所导致的,这只是我想离开汗密的一个藉口而已。

  原因是有一晚我独自回到房间打算睡觉,可是一闭起双眼脑海中却浮现很多东西,在这一剎那突然感觉自己很寂寞和无助,很想念在家的父母和其他好友等,潜下意识却有打算虽开汗密的念头......

  翌日醒来后便去了隔壁的门巴客栈用了他们的卫星电话打了给家人报平安后再拨了给延续,原来她和在派镇认识的朋友们已经到达波密了,我说我想和你继续旅行,希望你能在波密等我吧!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把电话关了并想立刻徒步下去背崩了,但问题又来了,我没有向导的话我必定会迷路的,这时候想起了前几天那个来曾眼镜哥客栈玩的那个门巴少年,我记得他曾说过打算过几天下去背崩,如果你有需要的话可以找我的。

  我去到他住的地方后,一进去门口便看到他了,我问他记得我吗?他笑着说记得,然后我直接把我要下去背崩的事情告诉他,并询问他可否当我的向导,他听后便很爽快地答应我了。

  我依依不捨地离开汗密并告别了曾眼镜哥后,我和这个门巴小弟便迅速地向着背崩乡前往,为何我会叫他做小弟呢?

  因为他才十五岁而已,不但年轻有活力而且体能特别好,他看着我揹着这个沈重的大背囊,每走一步也要喘一口气,便提出让他来揹,我本是拒绝的,我在想怎能会输给一个小孩呢,可是坚持了一个多小时后,嘴巴说不要,身体倒是挺诚实的,我无奈只好把大背囊交给他了。

  一路上我们都要走在湿滑凹凸不平的石头路上和穿过不同的塌方区,如果稍一分神的话便会掉下去了,直接漂流到印控区了,除了塌方区外我们还要应付无处不在的旱蚂蝗爬在我们的身上,我和门巴小弟每一次休息的时候,也会互相检查一下对方身上的蚂蝗,然后他也会帮我拔走这些可恶的小吸血鬼。

  当我们过了三号大桥后,我们距离背崩鄕更近了,因为只要走过解放大桥便能到达背崩鄕了,我们比预期时间早到达,所以先在三号大桥旁吃一下干粮和补充水分后才继续上路。

  当越接近背崩乡的时候,海拔不断下降,周遭都是亚热带植物,天气开始炎热了起来,令我不禁觉得墨脱真是一个特别的地方。走过了这座解放大桥后便能到背崩乡了,门巴小弟这样说着,我心情有点兴奋但却有一丝捨不得的感觉。

  由于解放大桥有边防部队驻守着,每一个游客身上的电话和相机也要给边防军人检查,以防他们拍摄了不该拍的东西,这时候我已经在列日当空下暴晒了半小时了,感觉自己好像中暑一样,非常口渴、疲倦和头晕眼花等症状也一一出现。

  这时候,有一位善良的边防军人知道我想去县城和找一辆车子,他立刻帮我找了一辆车子过来,而车上还有两名游客,他们也是要前往县城的,最后,我告别了门巴小弟后,便坐上这辆车前往县城了,而我看了一下时间是刚刚下午三点正。

  本来如果顺利的话只要四点多一点便可到达,但司机竟然是一位新手,他刚刚才拿到驾照,不过他驾驶速度特别快,所以一路上我也胆颤心惊,心怕如果车速太快,可能直接掉到雅鲁藏布江去了,只能从印控区捞尸了。

  我本以为县城是破破旧旧的,但想不到已经发展得和内地一些小县城没有太多分别了,为了庆祝自己顺利完成墨脱之旅,便决定吃一顿好的,可是周遭全是川菜馆,而在整个西藏几乎每一个地方你也能发现有四川人开的川菜馆的存在,不得不佩服他们的适应能力,最后我还是进了一家有空调的川菜馆,吃着川风味的麻婆豆腐饭和喝着那冰爽的可口可乐,那种冰火的感觉特别爽。

  回到旅馆,柜枱的四川大姐答应明天替我找一辆车子到波密,而本来打算晚上在周边逛逛,无奈又下起雨来,只好早一点休息,躺在床上久久未能入睡,我想应该是可乐中的咖啡因起了作用了,一整个晚上也相当精神,身体是疲倦但完全没睡意,谁知道除了失眠之外,竟然也开始拉肚子了,想必是肠胃不习惯吃辣的关系吧,这一趟墨脱之旅可真是经历了很多,虽然距离当天所订立的目标还差很远,不过享受这个旅程便足够了,再见了!墨脱。

  ▼第一个塌方区。

  ▼安全顺利越过后,遥望着上方的塌方区。

  ▼孕育着无数生命的雅鲁藏布大峡谷与阿尼桥。

  ▼汹涌的雅鲁藏布江。

  ▼徒步七小时左右,终于能看到背崩鄕了。

  ▼墨脱县已经发展得和国内县城差不多了。

 

最新评论 (0条)
还剩下500/500
发表评价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